迢迢新秋夕

来源:林丽 发布时间:2017-10-12 10:58:55
 “迢迢新秋夕,亭亭月将圆”,今年的仲秋却是阴雨缠绵,没有看到圆月,十六也没有。八月十七,天色依旧阴沉,董兄约小圈子里的人同去茶苑赏月喝茶。
下午,从城里出发时几近黄昏,绕七绕八终于接好了人,往城西开进。这时天上厚重的云层裂开了几道缝罅,露出淡蓝色的天空,“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”——这让我们对今夜明月的邀约有了几许信心与期待。可是,越往西走,天色却愈发变得漆黑,乃至到了茶苑,感觉视线里已是天地笼统,混沌未开的沉夜了。
董兄的茶园里,桂花浓郁的香气应该配得上月色,还有满树青绿的木瓜,金黄的柿子,水塘里老去的莲蓬,它们都掩藏在夜色里,我看不清期待已久的乡下的秋实,也见不到月光,未免觉得有些寡淡。
但茶与酒很可以当作“桃源望断无寻处”的百转千回。我们先去品茶,董兄从事茶业几十载,选择这里作为基地,概因此处丰沛的水汽与适宜的土壤,让茶树能充分享受天地润泽,与山川灵韵。加之董兄擅长利用微妙的生态环境影响茶树的生长,因此,面前这杯绿茶,色泽绿润,形态翩跹,茶香四溢,果真能营造出一个微妙的精神空间,在这个空间里,似逢山野之气,恰饮玉露甘霖,神气翩然羽化,感官御风而翔。
茶毕,酒喝起来了——在犬吠蛙鸣里,在秋虫啁啾里,在我们的交谈里。据说,人类或者为文,或者弄乐,都为的寻找同类。我们这群曾经以舞文,群游为乐的人,相聚的愈发稀疏,各自的文字也落寞下来。董兄率真,诉出相聚在小圈子中的人零散,似乎繁华落尽春去。记得那时读董兄散文,洋洋洒洒,文笔不羁,有着诗人的情怀;而琳琅诗句,错落有致,又有着散文的关照。我想,董兄日常事务繁冗,一颗诗人的心却仍旧鲜活奔放,在现实里渴望一种归隐,以免在仆仆风尘中失去灵魂。今夜的小聚也是一种补拾。
谈笑间有人说,月亮升起来了。我们便推开酒盏,来到院子里。院里 的松树,与我们几个人,都静默在月色里。四周清凉,好风如水,山峦着了重墨涂抹于天际,举头的一团月亮,像梦幻一样浮影于深沉的云海。时而潜入云底,时而又放出清辉,于是天地变奏出各种层次丰富的黑夜,是氤氲着浓郁的桂香,起落渺远的犬吠,草虫切磋鸣叫的安静浮生;亦是月亮挂在叶子疏朗的树梢,或隐在芦苇轻纱里的诗境;又是坠入粼粼的水波,又入到清雅赏看里的浮想。

月亮的出现,似乎是大家打赌赢了一样,我们跑来这个偏远的地方,将一片意外的,未知的月辉安放在这幽静的茶园;安放在秋天的深夜中,你我在月亮的升华里,若如初见。
L君举头看着树上的木瓜说,木瓜有香气,可惜是放不住的。可以为“一恨”。
让君整晚摆弄着他的70D。
我跟伊芙等其余诸君潦草的拍摄着月亮,已经归降于语言,与图片的无力。
夜愈深,月愈加神采熠熠。将这群沉醉的人笼罩在茫茫的四野。同情同境,类之于900多年前苏轼的《前赤壁赋》:“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。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,而吾与子之所共适。”

是的,当下的月圆,友情,芳华,都将随风而逝,但每粒芥子微尘,又是一个细微庞杂,冷暖自知,丰富深邃,不断生发的宇宙。因此,当下的境遇,无论是一轮明月,还是一枚木瓜,都是要去全情感受并孜孜以求的。(图片来自网络)

在线 服务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