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庄赏月,老友如酒

来源:林苑 发布时间:2017-10-12 10:41:54
 八月,桂花香正浓。寻常的一段路,常常猝不及防遭遇浓浓的桂花香,一时顿觉人生美好。 八月,水边的芦荻在秋日的夕阳里泛着银光,一如岁月梳就的银发。静默安然。
八月,白云弄巧,风云变幻,秋色渐起。
他们说,今年的月亮,八月十七最圆。
D兄已邀约了很久,然而红尘中奔波的我们,很难在时间的缝隙中恰好重叠。于是一拖再拖。
但,既然有最圆的明月,就不该错过。
驱车去往D兄的茶园,已是傍晚。掠过的村庄与田野模糊又安静,正是我们的心境。都说老友如酒,于是我们常常一酿再酿,方能脱开俗务,于某一个中午或者夜晚匆匆相聚,席间话题宽泛又发散,似乎只是为了见面而见面。谈笑晏晏,却没有任何目的。闲聊都是舒服的温度,那份久别再聚的开心也都以淡然的形式安静着或者热烈着。---最喜欢这样的聚会,只需要一个电话:好久不见,能否一聚?
一路和林妹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,车似乎开出去很久,便都静默,有一搭没一搭的听L兄他们聊天。
一切都是熟悉的相处方式。看着车窗外的树影,想起认识伊们已有整整七年。没有谁想成为圈子里的灵魂人物,也不会因为别人的中伤而疏远,更不会明里暗里的互相攻訐。不见面的日子里彼此关注,常常因为杏花或者其他美好相聚在山野湖边。。自觉是个喜欢简单的人,需要心机和计算才能维系的感情,我宁愿离开或者拱手相让。我们这样的相处,正如这初秋的温度,舒适而不热烈,清净而不清冷。继而心生欢喜。
抵达D兄的茶园已是暮色四合。皎月并不见踪影,层叠的云层影响了一点心情,毕竟都是有一些小情怀的人,无法在微醺之后对月邀影总觉是件憾事。
D兄虽然事务繁忙,却亦是个有情怀之人,写诗的风格与他自创的绿茶品牌倒是很合--极北云岫。那些浓浓的情怀隐藏在一朵云间,一缕风起,一叶飘落。有那么一点点感伤,有那么一丝丝怀旧,还有不经意的豪情,也如这初秋夜晚的温度,刚刚好。
没有明月,影影绰绰的依然能看见茶园的池塘在夜色中泛着水光。半亩荷塘一堤柳。正是文人该有的情怀。徽派的楼前,有熏然欲醉的桂花香。
一排排的茶棚井然有序的列着,看起来就很舒服,楼旁一个茶棚插了很多小旗子,诸君皆不明所以,问后方知原来是科班出身的D兄躬身打理的科研基地,每一个小旗子下面的茶树苗,都是一个新育品种,看着密密匝匝的小旗子,叹为观止。做事业的严谨与工整,与诗风的高 远灵动,迥然有异啊!
席间依然以闲聊的方式喝酒。D兄诗人的感性,L兄的率真自然,林妹妹的千折百回,Z律的跳脱欢快,文皆如其人,席间亦是。一向心系山野、脚随心动的L兄不耐我们的闲聊,酒过三巡就抓起相机去三楼平台候月,林妹妹依然少语。而我,时而倾听,时而高谈阔论,但,内心安宁。
门外月亮悄然穿透云层,瞬间触发了诸君赏月咏怀的兴致,遂陆续来到树影婆娑的院子里望月,月亮带着莹彩的月晕,漫不经心闪躲着云朵。清辉满地却不清冷,秋虫和鸣,两只欢快的幼犬在院子里围着我打转。
一切,都刚刚好

在线 服务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